【人妻强制】(10-13)作者:popo_fly   人妻小说 
字数:9569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     第十章

  我迷迷糊糊醒来已经是晚上了,我身边躺着的不是香筠也不是苏欣,而是紫倩,她正趴在我的身边一眨不眨的瞧着我,乌溜溜的大眼睛转啊转啊。看到我醒来,嘴角微微上翘露出好看的弧度。

  「还记得答应过我,如果我有麻烦了,一定会帮我的对不对?」紫倩问到。
  「你还会有麻烦?,谁敢惹你啊。」我躺在那儿,有点累,一下都不想动。
  「如果力量的来源不同,虽然弱小也还可以斗斗。如果力量本来同源,又比别人弱小,该怎么办呢?」紫倩一本正经的问。

  能怎么办呢,明摆着不行啊。「那就,拼一把?!」我没把握的说。

  「没用,肯定不行」。紫倩语气坚决。

  「那怎么办?」我没好气的问。

  「只能去找另外的一股不同的力量来斗一斗。哪怕比较弱小,也还有胜的可能」紫倩干脆的说。

  「这~,难道~」果然,麻烦又要来了,「你说的弱小的力量是我?」我怀疑的说。

  「没错,就是你。」紫倩的小脸凑过来,看着我,像是在欣赏她准备好的一个炮灰。

  「我哪有那本事,」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,但我立刻开始推脱。

  「你有。你的前半辈子命不怎么样,但是后半辈子看上去不错,而且你的运气也很好,命和运你都占上啦。有机会。」紫倩认真的说到。

  一命,二运,三风水,四积德,五读书。命运,这玩意~。我叹了口气,想起大学为了追妞读过的唯一一本书《巴黎圣母院》。在它的序言里写到:在圣母雕像后面阴暗角落里,有着手刻的希腊文字,命运!不知是哪个悲催的玩应在圣母身后控诉命运的不公。这书写的太悲情,看这书的女生也太难追~。

  想起这些往事,我不由的微微一笑。

  「你笑了,答应了?」紫倩问。

  「我可以不答应么?」我问。

  「不可以!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给了你那么多好处,现在怂啦,是不是男人?!」

  「不是男人可以么?」

  「不可以!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那,什么麻烦?」

  「到时候就知道了。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到时候是什么时候?」我多嘴问了一句。

  「现在」

  「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第十一章

  夜色迷茫,紫倩开着她的大越野车,轰隆隆的在城市里穿行。她娇小的身材让她只在方向盘上面露出一个小脑袋,每次伸直腿才能踩到刹车离合和油门。我坐在副驾驶上看着这个奇迹的上演,同时为这个时间还在外面流连不返的人们深感不安。紫倩的路线也完全无法预测,一会穿过霓虹辉映的夜生活区,一会又一头钻进一片漆黑的贫民窟。来来回回没完没了的在城区郊区打转。

  「你是来兜风的么?」我好奇的问到。

  「不是,我在甩掉跟着我们的小尾巴。」紫倩说。「看我闯过这个红灯!」
  尾巴没有看到,但我被她的话吓了一跳,车的正前方是一个十字路口,绿灯已然跳成了黄灯,一闪一闪随时变色的样子。车到路口还有几十米。但是紫倩根本没有减速的意思。我倒吸一口冷气。

  「刹车,刹车!」,我喊着,脸都青了。眼见车速似乎变得更快,我探出手本能的要去抢方向盘。

  「吱~」刺耳的刹车声尖厉的响起,我被重重抛向前方,几乎是同时低沉暴吼的发动机加速声传来,我被安全带弹了回来同时又被强大的推背感牢牢压在座位上。

  我的心脏疯狂跳动着,眼见着车子在红灯下用比刚才还要快百分的速度飙过去。一切一瞬间都无感了,只能庆幸自己上车后英明的系好了安全带。

  「呵呵呵呵」,身边传来紫倩没完没了的笑声。

  我闭上眼睛放弃了,随她去吧~。

               第十二章

  过了很久很久,我觉得自己又睡了一觉,睁开眼睛。紫倩还在开车,只是车灯都已经熄灭了,发动机低沉的声音也安静下来。这辆大越野悄无声息的在夜色的保护下中潜行,只有轮胎和地面发出的摩擦声清晰可闻。

  车开在很窄的小路上,右侧是高高的围墙,远处墙根下也停着一辆越野。
  紫倩把车溜过去,停下。然后跳下车。走向那辆车,那辆车旁边站这一个人,看到紫倩过去就迎过来,两人简短的说了几句,于是那人朝这边走过来。而紫倩在朝我招手。我跳下车走过去,跟那人打了个照面,我友好的朝他点点头,那人却完全当作没看见直接走了过去,这人看上去挺年轻,走路的时候身板也是挺的笔直,从后面看很是干练。

  「怎么,你看上男人了?」紫倩笑到。

  「别胡说。」我说。

  那个男人跳上了紫倩的车,沿着我们的路线退了回去,很快消失在夜色里。
  「看什么呢,快来帮忙。」紫倩说到。

  我回过头,紫倩已经爬上了高高的越野车顶。

  「把梯子给我」。

  我从车里把梯子拿出来,交给紫倩。这辆车停的几乎紧挨着那道高墙。
  紫倩把梯子架在墙上,上面恰好搭住墙头。

  「上来,把老虎钳带上来。」

  我带着老虎钳爬上车顶,在紫倩的示意下又爬上梯子。接着她又示意用老虎钳剪开上面的铁丝网。

  「没电吧」,我问。

  「试试就知道了。」

  「……」

  果然没电,害的我流了一头冷汗。

  我剪开了一个大洞。紫倩把一个绳梯挂过墙的另一边,我俩依次翻过了墙。
  「这是哪?」我问。

  「你觉得呢?」。

  这里的建筑灰暗高大,似乎很熟悉,应该是在电视上能看到。这个小城里面最好的建筑除了酒店就是那些「大人物」们出没的地方,穿过一片小树丛,眼前似乎是个停车场,一排排都是带着警灯的车。答案不言自明。

  我的心脏再次不争气的快速跳动起来。黑暗中那些高大的建筑似乎活过来,转过头,俯视着我这个微小的爬虫。

  「快走」,紫倩说。她拉着我的手,带着我钻来钻去,她对这里熟悉的如同自己家一样。我手掌里她冰凉的小手好有着一股坚定的力量,一点也不像一个正是花季的中学女生。

  「这里。」紫倩带着我转到建筑的后面,用老虎钳剪碎一把大锁,翻开地面上一处铁栅栏,露出里面乌黑的大洞。

  紫倩从包包里拿出一只光线微弱的小手电,别在手腕上。

  「到了关键时刻,你会站在我这边,是么?」紫倩转过来说。

  我看着她,她的眼睛中满是期待。

  「当然」我说。

  「你可是我最后的牌了。」紫倩翘起脚尖,在我的嘴唇上轻轻啄了一下。意外的,那感觉竟然无法引起任何歪念,只是轻轻的碰碰。

  「来,跟上我,不要弄出大动静。」紫倩弯下腰率先爬进去。

  通风管道可以爬,老外的电影是这么演的。国内的通风管道大都非常狭窄,设计的时候就没考虑出问题了要人爬进去的情况。所以反倒很安全。只是出乎意料的,应该最讲究要安全的地方却学着老外弄得不安全了。

  黑暗中,我用力往前爬,除了前面紫倩那里有一丝昏黄的光外什么也看不到。这个通风道是向下的,也许只有地下室的通风才需要这么宽大的通风道。有一段我像是坐滑梯一样向下滑,这让我怀疑还怎么退回去。所以最好的恐惧止痛剂就是不去思考。

  「要到了,不要出声。」紫倩的声音传来。

  随后我们两人爬的更小心,也更缓慢。紫倩忽然停住,用脚踩了踩我的头,让我停下。接着她居然在这么狭窄的地方翻了个身,从她的身体下,露出一个换气口。

  我和紫倩头顶着头,一人占了半个小窗,往下望去。

               第十三章

  让人吃惊的是,在下面很空阔的房间里,一位穿着警服的女子半躺在一套健身器材上,她的两只手被用手铐吊扣在金属柱子两边,她的脚也备用手铐靠在柱子两边。女人一动不动的半倚着后面的靠背,从上面看,她的胸部可真丰满,整个房间静的没有一丝声音。

  紫倩伏在小窗上观察了一会,便开始准备卸下这个通风窗。

  在她努力的剥开胶垫的时候,下面房间里有了变化。随着沉重的大门开启声,几个人走了进来。

  走在中间的是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子,他的身边各跟着一个女人,一个穿的职业装,手里还挎着一个小办公包。另一个女人一身皮衣皮裤,走的离另外两个人稍远一点。

  那个男人径直走到被拷着的女人面前,抬手便捏着女人的下巴,把她的脸抬起来。

  女人沉默着没有回应。

  「我的时间是有限的,我的等待也是有底线的。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啊。」男人很随意的说到。

  「我到要看看你能怎样。」那个女人狠狠的扭头,从男人的手里挣脱开去。
  「我能怎样,哈哈,」男人狂妄的大笑起来。他的笑声在空寂的房间里回荡,显得异样。

  「你问我能怎样,我可以告诉你,我看上的女人,最后没有一个能逃脱。」男人再次伸手狠狠捏住女人的下巴,把她的脸抬起来。这一次无论女人怎么用力甩动头部也无法挣脱。

  「嘿嘿,继续挣扎啊,我喜欢。」男人开心的说。「你这样子真是让人超喜欢。我的等待是值得的。这就像钓鱼,越是不好收线的鱼钓起来就越让人爽。」
  「变态。」女人骂道。

  「没错,我是变态。」男人说到,「可这个屋子里谁又敢说自己不是变态?」男人回头朝那个穿皮衣的女人瞄了瞄。

  「你的事,我没兴趣,不要带上我。」穿皮衣的女人厌烦的说。

  「哈哈,哈哈,可你还是跟来看了不是?」男人笑到,「怎么样,看的还爽么?」

  「你的一言一行我都会向上面报告的。请你好自为之。」皮衣女人声音冰冷的说。

  「哈哈,你好好记录,没准那些老家伙们很爱看你的超详细报告也说不定。」男人嘿嘿到,「否则,你说他们知道我在做什么,为什么不来制止我。」

  这一次皮衣女人保持了沉默。

  「真没劲,」等了一会,男人转过身,声音变得柔和和享受。「最好把你的记录做详细,要不录个像。今晚这一段一定会很精彩,放了几年线的这个女人今晚我要定了。」

  男人注视着绑缚住的女人那有些憔悴的脸,「我等了你很久,给了你很长的时间,现在我的耐性用光了,而你该做出选择了。」

  「让我屈服是不可能的。」女人的眸子闪闪发亮毫不示弱的和男人对视,「你知道我是谁,你知道我家族的势力。如果你敢强暴了我,你的那些护身符就统统不管用了。很多人都在找你的把柄把你拉下来。不要以为你真的就是可以无法无天的太子。」

  「哈哈」,男人再次开心的大笑起来。「说的好,不愧是陈家的霸王花。说的很透彻。不过你要知道,我并不是一个真的发疯了的人,我能忍你这么多年而没有立刻玩了你,当然也会稍稍顾虑你说的这种可能性。」

  「那么,」男人玩味的笑起来,「你觉得我现在突然可以用强了是为什么?」
  女人鄙夷的冷哼了一声,「我们陈家虽然在一直衰落,但是还没有到人见人欺的地步,在上面也是挂了号的。况且你的凭仗别人不知道,我是知道的,不过就是一些战功罢了,除了你这国家就没有其他人能替国效命么?我奉劝你,要想命长,就不要把自己看的太高。」

  「陈凝香,看来你是没有更多的本事了,这么快就开始交底牌了么,」男人冷笑道,「什么陈家,我根本不放在眼里,桃江这个地方是什么样的地方你是知道的,我做了又能怎样,这个地头上,我想要哪个女人就要哪个女人,谁敢站出来说个不字?!」

  「我之所以放任你这么多年,是因为这样好玩,如果把你直接上了,这个小地方就再找不出像你这么好玩的女人了。毕竟酒越放到最后才越醇香。」

  男人用手捏着女人的下巴,把她的脸微微的左右转动,像是欣赏手中的一件名贵物事。

  「不过你老公倒的确是号人物,看的比你们这些人透彻的多,竟然弃文从武,进了特战队,为了保你们这一家子,他可没少吃苦。」

  听到男人说到自己的老公,那女人的身体明显挣扎了一下。

  「好多年都回不了家,话说你的需求是怎么解决的?你们陈家女人骨子里个个都是浪货。你是怎么发泄的?」男人装着很吃惊很好奇的问到。

  「流氓。」女人回骂到。

  「这个我不否认,」男人无动于衷。

  「话说你老公立下不少军功,让有些老头子看在眼里,的确让我有些难做啊。不过呢,他只是个兵,跟我这个帅位置差的也太远,等他混上来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呢。」

  「我的男人我知道,他比你强多了。早晚会超越你的。」女人坚定的说。
  「是吗,」男人眼中露出了一丝金光,「如果真的是这样,你说我们怎么会在这么奇怪的地方见面呢?」

  「你!」女人突然爆发起来,她拼命的摇晃着身体,「你把他怎么样了,你这个王八蛋。」

  我忽然感到身边紫倩的身体也发抖起来,我伸手把她的小手握在自己手里。她的小手很冷,我像是握了一块冰。在黑暗中我看到有晶莹的反光,难道紫倩是哭了么。我趴在那里若有所思。

  「呵呵」,男人的手如同钢钳紧紧钳住女人的下巴,「你这条鱼的劲道就是大,待会玩起来肯定比那些只会哭哭啼啼的女人强多了。」

  「不过,我还是得告诉你,不是我把他怎么样,而是他自己出的问题」,男人从容不迫的说,「他在境外叛变被击毙了,已经内部通告了。」

  「我可不想让你恨上我,」男人松开手,看着女人在自己身前虚弱的软倒下去。

  「他在说谎对么?」女人抬起头望向那个穿皮衣的女人。

  沉默,那个女人沉默着。良久,她不耐烦的开口说到:「我说过了,你们这些烂事请不要把我参合进来。」

  「很好,」男人在空中打了一个响指,「凝香,你可能一下子接受不了,所以我就再给你一点时间,让你考虑下你的选择。好好想想你的未来,你家人的未来,还有你家族的未来。」

  「你的男人没了,早晚要再找一个,跟着我有什么不好,我可以帮你搞清楚你老公的事情,帮你报仇。站在我这一边,对大家都好,你们家的老头子如果知道了,恐怕也会松口气吧。走的已经走了,让老头子过几天安稳日子有什么不好?」
  「你再想想吧,不过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,就算你不答应,今晚你也会是我的人。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。虽然我真的很期待那样。哈哈哈」男人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。

  「樱桃,余兴节目」,男人朝身后喊道。

  「是,太子。」那个一身职业装的女人立刻应声走到前面来,这也是一个长的非常标志的女人。

  「雪旋那个骚货外面等烦了吧,让她进来伺候。」男人吩咐道。

  「是」叫樱桃的女人立刻转身离开,那个被称呼太子的男人则随手点上一支烟,悠哉的吸起来。

  不多时,一个走路都风情万种的女人跟着樱桃走进来。见到这里的场景微微一愣,但立刻从容的转向吸烟的男人像是什么也没看到。

  「太子,什么时候到的桃江啊,这次可不能再把人丢开,让人家好歹也见上一面啊。」

  「嘿嘿,」太子笑了笑,把这个女人搂紧怀里,「你认识那个女人么?」
  那个叫雪旋的女人这才好像才发现似的转头,一副仔细辨认的样子。

  「这不是咱们警花凝香妹子,怎么成这幅样子了,定是不知死活的招惹到太子了?」雪旋说到。

  「哦,知道我叫你来有什么事情么?」太子问到。

  「什么事情?」

  「我们来给凝香表演一个。」

  「呵呵,太子说的好有意思,表演什么呢?」

  「让她学习学习怎么伺候男人」太子哼了一声。

  「这个……」雪旋一时无语。

  太子带着雪旋来动凝香面前。

  「你认识她么?」太子冷冷问到。

  「呵呵,当然认识,方雪旋,方副市长,市里的大明星啊。年纪轻轻就飞越式晋级,真是又漂亮又能干。」陈凝香故意把能干两字加重语气说出来。

  那个叫方雪旋的女人一愣,然后呵呵笑起来,「凝香妹子说话真有意思,我是能干,所以教教你,学好了,一会你可以好好表现。」

  「不要脸,你老公知道么」,陈凝香嘲讽的说。

  「我不要脸,呵呵,许男人到外面三妻四妾,就不许我们花心点?再说这可是太子,他知道了又怎么样!不过我说凝香,这几年你忍得够辛苦,就不要这么累了,放松一下吧。」说完,雪旋微微笑起来。

  「雪旋的皮肤还真好,过了三十居然还包养的像个小姑娘。」太子笑到,伸出手指在雪旋的前襟上一划。

  「噗噗噗」,伴随着扣子剥落的声音,雪旋的前襟大敞四开,她里面竟然没有穿内衣,两只雪乳立刻就滑了出来,粉红的乳头硬硬的娇挺,乳晕也兴奋的皱缩纠起。

  太子低头勾着雪旋的脖子狠狠的吻在雪旋的唇上,大手肆无忌惮的把她的乳房捏揉成各种形状。两人的舌头纠缠了一阵子,才分开。雪旋满面春光的望着太子,太子的手则脱开她的乳房一路向下,在她的臀侧拉下裙子的拉链。那条裙子顿时飞快的沿着女人的玉腿脱落而下堆叠在地上。

  太子眯着眼睛欣赏着雪旋赤裸的身体,大手向下一把握住女人的阴部,手指大动,剖开肉缝,在里面挖抠起来。

  「呜呜」,雪旋身子软进在太子怀里,只剩下阵阵娇哼。

  「咕唧,咕唧」,没有几下,女人下体发出淫靡的水声,「嗯嗯哼哼」,雪旋的呻吟声随即大了起来。

  太子松开扣着雪旋腰部的手,看着雪旋身子无力的沿着他的身体跪了下去。把粘着她淫水的手指塞进她的红唇微张的小嘴里。

  「呜呜,」雪旋忙不迭的把太子的手指舔舐干净。又拉开太子裤子拉链,熟练的掏出太子的肉棍,一口含进去,开始吮吸。

  太子闭上眼睛,享受了一会,这才睁开眼睛问到,「凝香,你考虑的怎样了?」
  「你做梦」,被绑缚的女人不屑的说。

  「这可怎么办?」太子故意露出为难的表情,「我一向是不会强人所难的。」
  「雪旋,你说怎么办?」

  雪旋这个时候正跪着不停的吞吐着太子的肉棒,她嘴里只能发出呜呜咽咽的淫靡声音。

  「你也没办法?可是我还是喜欢看到女人主动奉献自己的样子。樱桃,叫那个老头子进来。今天便宜那个色老头了。」太子说的。

  很快,一个穿着一件上面满是皱褶的白色医生长褂的佝偻腰老头走了进来,他径直来到太子面前,恭恭敬敬的站好,叫了声「太子」,不过眼睛却不受管制的往太子身前赤裸的女人身上看去。

  太子皱了皱眉头,没有更多表示,「那边那个女人,不听话,让她听话。」
  「是」,老头点点头,转过身往捆缚的女人那里走去。

  走到女人那里站定,先是打量一番,然后才翻开随身带来的医疗箱,从里面取出针管针头装好,又从包包里面翻出一支小药瓶,将里面的液体都抽进针管。
  他凑近女人说了点什么,女人狠狠的说骂道:「滚,你今天敢碰我一下,一旦我出去了,我一定让你不得好死。」

  那个老头愣了一下,然后涨红了脸,「我原本要给你留点意识,但既然你这么不知好歹,那我也不客气了。」

  他转过身,从包包里又取出一支药瓶。

  「你知道这是什么么,管你是什么贞洁烈妇,两支下去都会成为淫娃荡妇,到时候,你就会跪下来求太子操你。你就等着吧。」

  说完,他拿起针管,隔着衣服就狠狠扎进被缚女人高耸的胸部。不管那女人啊的大叫和挣扎,将针管里的液体一推而入,然后吸出另一只小瓶中的液体,又狠狠扎进女人另一只乳房中,把液体推净。

  「你今晚这个荡妇是当定了。」老头拔出针头,针头上还带着一丝血迹。
  「太子」,老头走回太子身边,「做完了,2个小时之内,这女人就会渐渐发情,最后到不可收拾的地步,她一定会跪着求太子操她的。」

  「好了,知道了,你走吧。」太子皱着眉一脸厌恶的说。

  「是是」,老头唯唯诺诺的说,一副很遗憾的样子,临走前没忘了狠狠在太子身前裸体女人的酥胸上多盯上两眼。

  「你说,这样是不是就算她主动献身而不是我强暴她了吧」,太子笑着转向皮衣的女人。

  皮衣女人冷冷的站在那里没有说话。

  「好吧,你就慢慢看吧,是不是很过瘾?」太子好奇的问到。

  皮衣女人的身子抖了抖,但仍然一言不发安静的站在一边。

  「你的忍耐力真不错,看了这么长时间的春宫,竟然一点生理感觉都没有。哈哈」太子打趣的大笑。

  「雪旋,看来是你不够努力啊」,太子把他的肉棒从雪旋的嘴里拔出来,用手在她的脸上啪啪的拍了拍,「加把劲,让这两个女人看看你有多骚,有多浪。」
  雪旋呜呜的应着,转过身,上半身往下趴,屁股高高的翘起来,轻轻摇晃着。
  「啪啪啪」,太子用手狠狠抽着雪旋的屁股,上面很快就被打出血红的印子。
  「啊啊啊」,雪旋惨叫起来,但她的屁股却翘的更厉害了,从肉缝里淫水淋漓的流出来。

  「真是个贱货」,太子满意的挺起他的肉棒,狠狠的捅进雪旋的体内,操干起来。

  顿时房间里回响起啪啪啪的胯部和臀部不断撞击声。雪旋的娇滴滴的呻吟声更是此起彼伏。

  「呀呵,看不出来,咱们凝香也有反应了啊,」太子嘲笑的说。

  果然,那个绑缚的女人已经不如先前般镇定,她的身体轻轻的颤抖着,蠕动着,原本缺乏血色的脸上泛起了桃红。

  「继续忍啊,」太子开心的说到,「忘了告诉你,现在你忍的越厉害,当你控制不住爆发的时候就会越爽。所以,你放心,今晚如果不是你跪在地上求我,我是不会动你的,哈哈。」

  太子说完,立刻加力操干身下的女人,雪旋哼叫声中已经夹杂着带着哀嚎。太子的肉棒在她的肉穴里狂猛的翻进翻出,从小穴里不断流淌的淫水变的粘稠,最后变成了白腻的泡沫,雪旋娇喘着,身子一阵一阵的猛抖,她着地的四肢崩的越来越紧,最后伴随她的哭音,浓浓的阴精从小穴里泄了出来。雪旋的身体猛的像是失去了力量,跪趴在地上,大口大口的喘息着。

  太子的肉棒从雪旋的小穴里滑出来晾在空中,仍然硬挺挺的勃起着。

  「妈的,这么不经干。」太子气愤的骂着。

  太子挺着他的大鸟,走到被绑起的女人身前,「怎么样,我这根肉棒比起你家男人如何?」他问到。

  那女人在太子走过来时就已经闭上眼睛,只是她剧烈起伏的胸口证明她并不平静。

  「装什么装,你刚才不也在看么。这么多年,你忍得够辛苦吧,怎么样,把我这根放进你的身体里,一定会爽死你。」太子哈哈笑着。

  「闭上眼睛正好可以想象下,那是怎样的淫荡的场景,你的阴道里插着一根不是你老公的肉棒,但你爽的快要发疯了。」太子继续说到。

  「闭嘴!」女人睁开眼睛,看着太子。「我是不会跟畜生做的。」

  「嘿嘿,说话就好,这说明现在你需要靠说话来分散你的欲望了。」太子往前凑了过来。「虽然我不主动碰你,但我还真是好奇你现在发情到什么阶段了。我可不想错过这个过程。」

  说着,太子梦的伸手,抓住女人的大腿,用力向两边掰扯。

  显然药物在发挥效力,女人用力抗争,却使不上力量,在男人的强迫下,她的双腿被掰开,摆出一个羞耻的M型,把阴部整个暴露出来。幸好她的裤子还可以遮羞。

  太子贪婪的看着裤子在女人的裆部勒出的诱惑桃形。他色迷迷的欣赏着,用力掰让女人阴部的布料绷的更紧,以便让女人阴部的形状暴露的更完整。当他看到女人私密处的布料仍然干燥时,不免有些失望的松开手。

  女人紧紧并拢起双腿,把身体恢复成原来的样子,她大口大口的喘息,脸色通红,胸部剧烈的起伏着。此时的她似乎连骂人的力气也失去了,只能紧紧咬着嘴唇。

  「看来你还是需要些时间,」太子笑到,「忍耐力不错,不过估计再过几分钟,也就该春潮泛滥啦。咱们过几分钟再看看好不好?」

  没有回应,女人低下头,身体忍不住颤抖着。

  「太子。」站在后面角落一直默默不做声的樱桃突然轻声开口叫到。

  「什么事,」太子不满意的转过身体。

  那个叫樱桃的女人凑上来在太子的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话。

  太子皱起了眉头。很烦心的挥了挥手,转身向外走去。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过身来。

  「雪旋,你还没好么?」他声音冷冷的问。

  「太子,呜呜,我,呜呜」,听到召唤,原本瘫软在地上的雪旋摇摇欲倒的爬起来。

  「你看,凝香可是和你一起并称官家两支花。现在她这么难受,你作为姐妹理应帮帮她对不对。」太子说到。

  「太子,我要怎么帮她?」

  「废话,当然是帮她揉揉胸啊,你看她不是忍的很苦么?」太子笑到。
  「是,太子,我明白了。」

  雪旋应道。她走到被缚女人的身边,伸出手狠狠抓在凝香的乳房上。

  「别碰我」,凝香猛烈的扭动身子,想要挣脱雪旋的魔爪。

  「切,太子说的对,你这么辛苦干什么,来,让我先帮你爽爽。」说着公报私仇用力的在凝香的胸部拧了一把。

  「啊,」凝香痛叫一声,只是这痛叫声的尾音中还隐约含着一丝兴奋的颤音。
  「很好,就是这样。」太子点头赞赏到,然后转身离开。

  皮衣的女人也转身跟着离开。

  「你不在这里做记录了?」太子嘲讽的问到。

  「我再说一遍,我的职责是记录你的一言一行向上面汇报。」皮衣女人说。
  「哼,」太子冷哼到,「那怎么从来没在我的床上见过你,我经常说梦话。」
  太子,樱桃,还有那个皮衣女人一起离开了这个房间。皮衣女人走在最后面,当她离开房间的一瞬间,我隐约看到她微微转过头,眼神瞟向我和紫倩的通风管道方向,然后又转过头悄然离去。

  不会被发现了吧,我的心一阵狂跳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9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